咨询热线:

央视新年第一炮:深扒东北上市企业獐子岛,监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8-04-16

     
      “公开的秘密,卸贝的工人有好几个都有轿车,后备箱全装的扇贝去卖,看门老头都喝茅台,拉贝的车到没有路灯的地方就停了,来车就往下倒贝,还有内部的司机就往外送货,都是明目张胆地送货......就在金贝广场,他们都把这个货运到大连去了,运到金贝广场里面,在金贝广场里面货物都给弄走 。”
      近日,随着上市公司獐子岛发布公告称,公司在底播虾夷扇贝的年末存量盘点中发现部分海域的底播虾夷扇贝存货异常,公司预计2017年净利润亏损5.3亿元至7.2亿元,诸多业内人士对此表达了震惊与质疑。
     


      “业绩变脸消息一出,市场哗然,为了探究真相”,中央电视台财经频道的出镜记者来到了大连獐子岛,进行实地采访。在采访中,大连市獐子岛镇居民与獐子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前员工向央视财经频道记者表达了上述观点。
      被采访人所说的“公开的秘密”,正是指包括经年累月的獐子岛集团内部员工偷盗成风在内的公司管理问题。该公司知情人士甚至表示,早在6年前,就曾出现过内部人员盗窃价值约为2600万元的扇贝的事件,而这类的事件“在集团内部经常发生,公司领导睁一眼闭一只眼”。
      与此同时,根据央视财经频道记者的采访,獐子岛董事长吴厚刚之弟吴厚记也是其中的一员:“吴厚刚的弟弟买的,30块钱买的,到公司账是96块钱。当年山东的海参苗是180块钱一斤,而公司入账的海参苗种的价格是800块钱。”
      业界纷纷好奇,在一年一度的3月15日“国际消费者权益日”行将来临之际,东北上市公司獐子岛还将会有多少信息被公之于众?
      01
      “到海洋去播的苗,包装一打开全是沙子”
      2018年的这次“扇贝天灾说”,并非獐子岛集团经营史上的第一次。2014年,该公司就曾出现过该类事件。
      2014年10月,獐子岛集团突然发布公告表示,公司进行秋季底播虾夷扇贝存量抽测,发现存货异常,因此,公司第三季度亏损约7.63亿元。而在此前,獐子岛集团曾预计前三季度的净利润能够达到数千万元。
      造成亏损的主要原因被宣称为是“北黄海异常冷水团”。然而,央视记者在就此事实地采访时发现,许多人都表示,“獐子岛集团扇贝投苗造假,董事长吴厚刚的弟弟吴厚记曾伙同多人一起贪污扇贝苗经费”。
      “我干了十四五年了,亲自到海洋去播的苗,包装一打开全是沙子。他虚报,根本没有多少苗,打比方说二十包吧,有七包到八包全是沙子。吴厚记所有手下全抓进去了,就吴厚记一点事没有,解除劳动合同跟公司脱离关系,不受法律制裁。”根据獐子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员工的透露,公司的播苗项目不乏猫腻,播的很多都是沙石。
      此外,獐子岛集团对外宣称的“北黄海异常冷水团”灾害,也并未令所有人都心服口服。一位大连市獐子岛镇居民就向记者表示,“如果真正是属于这样一个自然灾害,国家的不管是水文的也好,各个水产大学也好,或者是权威机构也好,它必然要来研究这个问题。可是你现在到目前为止,事情发生几年了,有一个权威的鉴定说是冷水团吗?所以我不相信,如果真拿出一个权威的鉴定出来,那你没话讲的。”
      何况,至少从表面上看,獐子岛集团对于天灾应该是有较完备的预警机制的。
     


      2014年,獐子岛集团就曾在公告中表示,其将成立海洋牧场研究中心,并以每年不少于1000万元人民币的投入,对海洋生态环境风险的防控进行研究。根据广东中投恒泰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余少波的质疑,“每年1000万,如果从2014年开始投,我们就是假设它到了2018年至少有两三千万了对吧,那么两三千万下去,为什么在风控方面、在预防方面总是不能够及时准确地有个效果?这个钱投进去,第一,到底有没有投?第二,投进去为什么没有效?”
      02
      深交所的关注函已在无声说明一切
      獐子岛方面未尝没有考虑到媒体前来报道等的可能性。事实上,他们已对此作出了“提前部署”。
      据央视财经频道援引獐子岛集团员工的观点,公司已禁止公开接受采访,禁止陌生人进公司办公区,甚至,对陌生面孔要有“安全防范意识”。
      然而,如同一位大连市獐子岛镇居民在接受采访时所说,“当年都是公开的骗局,这次又玩这个骗局,大伙都不相信扇贝死了”。早在2016年1月,就有超过两千名獐子岛居民联名举报獐子岛集团涉嫌“冷水团事件”造假。今天,獐子岛集团的“底播虾夷扇贝存货异常”,也受到了来自业界的密切关注。
      目前,深交所中小板公司管理部,已经对獐子岛紧急发出了关注函。深交所中小板公司管理部在函件中主要询问了以下几个问题:
      1、媒体报道称“这次扇贝死亡的第一个原因还是投苗问题。由于集团进苗资金紧张、信誉每况愈下,所以公司买不到好的扇贝苗,收成大打折扣”、“有很多扇贝苗在投放之前就已经死了”。
      请结合你公司经营计划,说明2014年以来虾夷扇贝的投苗情况,包括但不限于进苗资金投入及扇贝苗成活率情况,并请核实是否存在“很多扇贝苗在 投放之前就已经死了”的情形,如存在,请说明原因及合理性,以及 是否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2、媒体报道称“扇贝大面积绝收的第二个原因可能是长期不合规的捕捞方法,违禁耙网已经破坏了海底生态”、“公司为了节约成本,不惜使用破坏海底生态环境的耙捞法”。
      请说明你公司长期采用的捕捞方法,上述捕捞方法是否与公司制度、行业惯例一致,是否有利于海底生态的可持续发展,并请提出充分的客观依据。
      3、媒体报道称“扇贝大面积绝收的第三个原因是:2016年和2015年,一直过度采捕,扇贝断代,到了2017年年底,已经没有多少扇贝可以收获”。
      请结合虾夷扇贝生产周期,说明公司各海域近五年的历年播苗时间、采捕时间及其对应关系,是否存在过度采捕的情形,如是,请说明采捕的具体情况与对公司的影响;如否,请提出充分的客观依据。
     


      几大问题,可谓句句正中事件的核心。
      在关注函的末尾,深交所中小板公司管理部还不无郑重地提醒獐子岛集团,上市公司应当按照国家法律、法规、本所《股票上市规则》和《中小企业板上市公司规范运作指引》等规定,诚实守信,规范运作,认真和及时地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对于这家东北上市公司而言,或许,这一次再想靠“扇贝背锅”已经很难行得通了。
     本文采编:CY332
     


     中国产业信息网微信公众号
     


     中国产业信息网微信服务号